優秀都市言情 大奉打更人 起點-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分享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哐当!”
人头落地,发出清脆响声,翻滚途中,帷帽脱落,露出一只玄铁锻造,镶嵌乌木的头颅。
高空中的炮台悬停不动,清光腾起,出现一位白衣男子,容貌普通,身高普通,气质普通,是司天监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二师兄。
孙玄机负手而立,俯瞰着塔顶的阿苏罗。
阿苏罗则随手一挥,让那具造价昂贵的法器傀儡化作齑粉。
作为不擅长肉搏的术士,孙玄机和其他体系的三品一样,面对武夫时有着超强的警惕性。
而和其他体系的高手不同,精通炼器和阵法的术士,深谙氪金之道,能操作的空间更大,更加花里胡哨。
这具法器傀儡是孙玄机的得意作品之一,它的身躯比四品武夫还要坚硬,躯干上刻着九十九座小阵,兼具了传送、守护、五行阵法等能力。。
双臂是小口径的火炮,四品高手硬吃一炮,都得身受重伤。
此外,它最核心的能力是刻在头颅上的聚神阵,孙玄机可以分出一缕元神依附其中。
傀儡能在短时间内,爆发出三品术士的实力。
不过在元神依附傀儡时,孙玄机的本体不能行动,而傀儡的力量比起本体,会稍有不如。
因此,法器傀儡的实战性不强,但在当诱饵方面,它简直完美。
倘若阿苏罗没有后手,那么孙玄机就顺势破开封印之塔,释放神殊残肢。
反之,则能试探出阿苏罗的底牌。
显然,这位修罗王幼子也不是简单人物,他同样有提前布置。
“大奉的术士。”
阿苏罗缓缓道,他殒落于甲子荡妖战役,而那时,术士体系已经出现一百年。
“应供!”
孙玄机则吐出这两个字。
随着他话音落下,与许七安交手的阿苏罗化作金光消散。
三大罗汉果位之一,应供果位。
应供,顾名思义,应受天上人间的供养,为佛门最玄奥果位。能证得应供果位的罗汉,皆是世上屈指可数的大慈悲者。
应供果位有两大能力:许愿和受供。
许愿:香客献上贡品,许下愿望,执掌应供果位的罗汉便能实现香客的愿望。
当然,这肯定存在限制,不可能实现任何愿望。
受供:执掌该果位的罗汉,可主动索取贡品。
封印之塔内,有一颗应供果位的舍利子。
开战之前,早有防备的阿苏罗献上贡品,向舍利子许愿,愿望是能得到一位与自身一模一样的帮手。
舍利子回应了他的愿望,以应供果位的力量,召来一位与阿苏罗一模一样的帮手。
随后,阿苏罗本地隐匿在周围。
从头到尾,与许七安交手的一直都是舍利子“召唤”而来的帮手,并非阿苏罗本体。
这个帮手受限于舍利子的位格,虽然完美复刻了阿苏罗的能力,但修为顶多三品初期。
且维持时间极短,只能用于一时,无法长久。
阿苏罗在引诱许七安背后的同党,他当然也可以选择与复制体一起攻击,但那样只会打草惊蛇,吓走许七安。
双方还未交手,便已经各自布局,设下陷阱。
结果是五五开。
“是我不久前的窥视,引起了你的警惕?”
许七安右手握紧太平刀,缓步走向封印之塔。
“广贤菩萨早已料到南妖会趁佛门插手中原正统之争时,伺机出手,收服十万大山。”
阿苏罗的声音年轻而醇厚:“故委托我镇守南疆。”
我讨厌有脑子的敌人………许七安双膝一沉,利箭般的射向阿苏罗,手里的太平刀斩出刺目的刀光,扭曲空气。
叮!
太平刀被两根手指夹住,任凭刀气喷吐,无法伤及阿苏罗的金刚神体。
许七安陀螺般的旋转起来,带动太平刀旋转,让它得以从敌人的手指间挣脱。
收回手指的阿苏罗淡淡道:“不得杀生!”
戒律力量降临,让他生不出战斗和抵抗的念头。
斗志消磨殆尽。
紧接着,阿苏罗脑后的火环熄灭,威严的金色光轮取而代之。
他的气质随之大变,霸道、凌厉、肃杀,宛如一柄出鞘的绝世神兵。
浮屠宝塔应激旋转,同样震荡出森严霸道的镇压之力,试图影响阿苏罗,削弱他的力量。
嘭!
阿苏罗握拳,无视浮屠宝塔的力量,击中许七安胸口,打的他暗金色的皮肤寸寸皲裂,胸口瞬间凹陷。
以强攻著称的杀贼之力,直接撕裂了金刚神功。
若是打不破金刚神功,阿苏罗又怎有资格被称为菩萨之下,战力第一?
许七安化身炮弹飞了出去,撞塌一座又一座房屋、殿宇,在南法寺犁出一条飘起尘烟的废物。
失去主人加持的浮屠宝塔,想影响一位证得杀贼果位的罗汉,委实有些勉强。
这时,阿苏罗忽然侧身,一道暗金色的刀光擦着他扫过,消失在南法寺的建筑群中。
几秒后,一座座楼房、殿宇裂开,像是被刀刃划开的豆腐。
许七安借助阴影跳跃,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阿苏罗身后发动袭击,因为有天蛊“移星换斗”的能力掩盖气息,阿苏罗的武者危机并未预警。
刚才那一闪,纯粹是凭借自身的临场反应。
但这也让阿苏罗失了先机,侧身避开刀光的同时,许七安欺身而来,左手握拳,右手持刀,协调作战。
当当当!
他的拳头就像一枚枚火炮,密集如雨的在阿苏罗身上炸开。
阿苏罗脑后的光轮收敛,炽烈的火环“轰”的一炸,照亮漆黑夜幕。
罗汉与金刚之间无缝切换。
本就高大魁梧的他,肌肉炸开,又膨胀了一圈。
当!
这位修罗金刚一个头锤砸在许七安额头,他以更强更霸道的力量,强行打断许七安的连招。
眼前一黑,短暂失去意识的瞬间,许七安想起了浮香的话——阿苏罗修行金刚法相失败,转修禅师体系。
一个有资格修行金刚法相的人,他的力量,他的气机,至少也是三品大圆满。
能打断武夫连招的,只有更强大的武夫。
下一刻,攻守互换,阿苏罗后脑火环熄灭,光轮亮起,拳头裹挟着杀贼之力,在许七安身上打出一个个凹陷的深坑。
这下子,换成许七安陷入了被武夫连招的绝境。
而以阿苏罗的实力,以杀贼果位的“不死不休”的伤害,即使一套连招杀不死生命力强悍的武夫,也能让他状态下滑,实力大跌。
胜利的天平因此倾斜。
见到这一幕,南法寺的僧人欢呼起来,真正的如释重负。
阿苏罗尊者是无敌的,一品不出,无人能胜他。
尊者,是对佛陀弟子的尊称。
佛陀成道数千年,祂的弟子大部分已经湮灭在时光长河中。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大奉打更人 起點-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熱推
当今佛门,能称为尊者的,只有伽罗树菩萨、广贤菩萨,再就是眼前这位修罗王幼子。
而像琉璃菩萨,度情度厄罗汉这些高层,在佛门算是后起之秀。
“诸位速速结阵,封锁西院,别让外贼和同伙逃走。武僧出寺协助城防军灭火,捉拿纵火贼人。”
一位白须白眉的老和尚高声道。
“是,盘法长老!”
众僧人斗志昂扬,方才的惊恐和慌乱一扫而空。
在许七安“牵制”住阿苏罗的时候,孙玄机也没闲着,他站在炮台边缘,缓缓展开双臂。
一道圆形阵法从他头顶浮现,阵纹状若扭曲的火焰。
十二架炮台浮空而起,把自己投入到阵法中,方甫接触,精铁浇铸的炮身迅速熔化,去除杂质,变成炽亮的铁水。
这些铁水悬浮在孙玄机头顶,在白衣染上一层橘色。
第二道阵法成型,覆盖成吨的铁水,“嗤嗤”声里,铁水迅速冷却。
铁水在冷却过程中,一架口径超大的炮管凝练而成,接着炮身也成型。
一架超大型火炮雏形诞生。
掌控阵法的术士,炼器基本已经告别火炉,告别凡火。
接着,孙玄机手指飞舞,虚空画阵,一枚枚形状各不相同,象征着不同领域力量的阵纹诞生,它们有条不紊的烙印在超大口径火炮上。
或用于加固炮身,或用于凝聚灵力……….十几息间,数十座阵法刻画完毕。
一架超大口径法器火炮炼制而成。
“啪!”
孙玄机打了个响指,炮管上的阵纹逐一亮起,并引发连锁效果,亮起了整个炮身的阵纹。
给大家发红包!现在到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
强大的灵力开始汇聚,炮口内亮起拳头大小的光团,随着灵力的凝聚,光团还在增大。
这个过程持续十秒左右,孙玄机突然吼道:
“好!”
话音落下,正对许七安穷追猛打,肆意宣泄暴力的阿苏罗,胸口忽然凹陷,接着小腹、两肋、后背、肩膀……..身体各处出现不同程度的坍塌。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大奉打更人 起點-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鑒賞
暗金色的皮肤宛如瓷器皲裂。
一刹那间,他的金刚神功崩溃,五脏六腑遭受重创,气息迅速衰弱。
玉碎!
许七安发动了玉碎,把受到的所有伤害,返还百分之六十。
这是玉碎能做到的极限。
趁着阿苏罗遭受重创,许七安融入阴影中,出现在远处。
“啪!”
孙玄机打了一个响指。
轰!
炮管喷吐出炽烈的光芒,直径一米的光柱笼罩了阿苏罗。
整个南法寺被这道光柱照的亮如白昼。
众僧怔怔的望着这道光柱,宛如直视太阳,刺激的眼球流淌出滚滚热泪。
他们看不懂眼前突然反转的剧情。
好强……..许七安眯着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光柱。
浮屠宝塔的塔顶,浮现药师法相的虚影,玉瓶中洒下柔和的金辉,治愈着他的伤势,配合三品武夫强大的自愈能力,缓慢的拔除杀贼果位的力量。
不愧是佛门二品中以战力著称的杀贼果位,虽比不上镇国剑的特性,但积少成多的情况下,也能克制超凡武夫的自愈力……….
单打独斗的话,我赢不了阿苏罗,玉碎也只能返还百分之六十的伤害,杀敌八百自损一千,幸好我有药师法相………
许七安心有余悸的想着。
二加三的佛门高手,简直强大到可怕。
“孙师兄的全力一击,配合我的玉碎造成的伤害,阿苏罗即使不死,也构不成威胁了。”
大局已定!
光柱维持了二十息左右,力量耗尽,缓缓消散。
阿苏罗盘腿而坐的身影出现在众人视线中,光柱击打出一道深坑,他双手合十,坐在坑中。
身上的袈裟已经烧毁,这位修罗王幼子的皮肤几乎被烧毁殆尽,露出嫩红色的,如蜡般熔化的血肉。
最触目惊心的是他的脑袋,血肉烧毁,露出焦黑的头骨。
脸部五官如同熔化的蜡人,扭曲在了一起。眼眶只剩两个焦黑的孔洞,眼球不见了。
许七安的玉碎直接破了阿苏罗的金身,并重创了他脏腑。
哪怕他及时施展禅功抵御“炮击”,但状态不佳的情况下,面对三品术士的全力一击,仍然难以幸免。
趁他病要他命……..许七安身躯融入阴影,又从阿苏罗的背影中冒出来。
太平刀斩落!
没有了金刚神功的加持,以阿苏罗现在的状态,肉身挡不住太平刀的锋芒。
只要斩下头颅,再交给孙玄机封印,阿苏罗面临的只有生机耗尽彻底陨落这条路。
咚咚咚……..
这时候,许七安听见了鼓声,密集的,沉闷的鼓声。
尽管心里诧异,但这并不妨碍太平刀的斩下。
叮!
锐利的金属碰撞声响起,太平刀斩出一片火星,它没能斩下阿苏罗的脑袋,被对方伸出的手掌挡住。
一只漆黑如墨的手掌。
阿苏罗烧毁的皮肤迅速再生,颅骨先是被嫩红的血肉覆盖,继而被一层漆黑的皮肤包裹。
几息之内,阿苏罗伤势尽复,同时也形貌大变,他整个人漆黑如墨,宛如深渊里的恶魔。
“很久没有释放血脉之力了,久到我快忘记自己是修罗族最强的战士。”
叹息声里,阿苏罗屈指一弹,太平刀险些脱离许七安的手。
直到此时,许七安才意识到,那密集的鼓声,是阿苏罗的心跳声。
这………看到这副模样的阿苏罗,许七安瞳孔微微放大,露出极为震惊,极为愕然的表情。
他如此失态,不是因为恐惧阿苏罗的强大。
而是他见过另一个拥有这种非酋皮肤的人。
神殊的漆黑法相!
血脉之力,这是修罗族的血脉之力?!
那神殊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