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 愛下-第165章 嚇死人不償命

攻心女孩不好惹
小說推薦攻心女孩不好惹攻心女孩不好惹
李沐阳愁眉苦脸,沈老大以身犯险,大家深入虎穴才抓到的人,一个小时不到,全部弄丢了。
地方势力纵横交错,千算万算,还是少算。
大伙重拳出击打在了棉花上,一股无力的挫败感涌上心头,他狠狠的瘫在座位上。
李沐阳垂头丧气说道:“老大,对不起,我连这么点事都办不好,无颜面对你,无颜面对大家。枉费你一番心意。”
沈雅韵淡淡一笑,她一双眸子明净清澈,深邃的眼里繁星璀璨。
不知她想到了什么,对着李沐阳朝阳的一笑,似乎在鼓励他,温暖他。
“老大!”李沐阳惊讶的叫道,他跟了她一段日子了,这个笑容非常熟悉!
她的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她狡黠的笑:“别着急呀!我有后招呀!”
少女银铃的笑声,让人仿佛如沐春风。
沈雅韵拉下风衣的拉链,撩起打底衬衫,开始从自己腰间摸索过去,解开皮带,旁人误以为宽衣解带。
凌枫坐在后排座位通过后视镜的折射去看,咽了一口水:“那啥..我可以的,你不用自己来。”
葛元硕回首一拳击,把凌枫的脸凑在窗户上摩擦。
李沐阳转过头,看向窗外,欧阳杉杉倒是认认真真地瞧着,沈雅韵的鬼点子特别多,她想沈雅韵肯定是想到什么好方法了。
只有葛元硕一脸不悦地开着车,另一只手把把凌枫死死的按着,车里刮玻璃的声音非常刺耳!
沈雅韵抽出皮带,从皮带头上抽出微型摄像头,拎在手中朝众人晃了晃,笑道:“我这人从小就谨慎,而且有个坏毛病,喜欢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别说,这毛病还起作用了。”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 txt-第165章 嚇死人不償命相伴
“呼~”李沐阳和欧阳杉杉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还真以为沈雅韵要干点什么,吓死人!
凌枫的头还在玻璃上摩擦,听他们沉重的呼气:“喂喂!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葛元硕笑了笑:“机智如你,不愧是我老婆。”
“官官相护,这个东西他们会怕吗?”凌枫终于被放开了,漠不在意地说了一句:“他们有这么庞大的势力意味着上面有人,这是被默认的,你把证据拿出来一样被毁,他们全当看不见,我们无用功摆了!
沈雅韵和葛元硕异口同声地说:“那不一定!”
有此默契,葛元硕和沈雅韵会心一笑,葛元硕不再做声,然后沈雅韵一一解答:“有一种力量可以催毁他们。”
众人眼神齐刷刷地看着她,时间一点一滴流逝。你说?还是不说?是想急死几个人?
沈雅韵呵呵一笑,不再卖关子,她扫视众人说道:“本来想着你们会自行开窍的,就是互联网的力量!舆论的力量!别小看这些网民,5G时代,速度很快!这两股力量扭成一条绳造成的压力他们上头都顶不住,绝对成立调研小组,派人调查,我们也不费吹飞之力就能裁决掉这些人。”
他们全部恍然大悟,方法其实很简单,他们自己动手习惯了,压根没往媒体方面想。
葛元硕一路开着回到A市,来到市中心停了下来,他便说道:“都在这里散场吧!”
欧阳杉杉自觉地下了车,最近照顾沈雅韵,也几天几夜没合眼,现在可以安心无愧地睡个觉了。
“行,那我先回去,有事情做电联。”欧阳杉杉用手在耳朵旁边比了个手势,便转身速离开。
李沐阳也下了车,这里离局里不远,他可以走回去,在车外对着沈雅韵说的道:“老大,我有认识的媒体,你拷贝一份给我,我帮忙让人发表出去。”
沈雅韵抿嘴摇头,表示不用,说道:“没用的,不能走寻常路,一般媒体也不敢播放你信不信?我会让于绍发到各大网站和媒体,加上街上的所有荧幕广告,强制播放,我要让连斯琴雄和龚富旺也没办法阻止这件事的!”
李沐阳竖起大拇指,不由得给她点赞,说道:“高,实在是高,高手的世界,那我告辞!”
李沐阳说完也滑稽地离开了,他想着这种事情也只有于绍这个天才能完成了,他就得赶忙回局里收拾残局。
车内仅剩下凌枫还一动不动地坐着,葛元硕催促着他:“还不下车?”
“这离我别墅还那么远,我才不下车,还有,我韵还没和我吃饭呢,我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快点,吃饭去。”凌枫翘着二郎腿赖皮地说道。
他才不要再被忽悠了呢,没吃到饭怎么都不回去,他要弥补这几天受伤的小心灵,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撅着嘴。
葛元硕真想用蛮力将他丢出去,沈雅韵笑嘻嘻地说道:“我可不打算吃饭哦,我还有事情没做呢。”
凌枫双眼一亮,马上说道:“有什么事情?带上我!我乐意效劳啊!”
沈雅韵顿了顿,说道:“也行,那一起来吧,我们翻墙去装神弄鬼!”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 txt-第165章 嚇死人不償命推薦
凌枫想想就激动,多刺激的事情,自从毕业以来都没有做过翻墙的事情了,这下他可以好好玩玩!
沈雅韵从车里拿出自己的化妆包,随意在自己脸上涂抹,加上深深的红色口红画在自己卧蚕下,整张脸抹得雪白发亮的。
葛元硕到达目的地,将车停在离龚富旺别墅不远处,准备下车,回头看了一眼沈雅韵,忍不住吐槽一句:“你真是一次比一次惊悚!”
“嘿嘿,不吓死人不偿命!我要让他接连做噩梦,不得安眠!而且,明天于绍将
视频一公布了,龚富旺就知道我活着了。此时不吓更待何时?”
凌枫觉得好有道理,想想都觉得好玩,“快吧,快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这个点应该刚好!”葛元硕看了手表,已经11点钟,龚富旺应该准备休息了。
沈雅韵带头翻过墙,能在龚富旺家里穿梭自如,一看就是惯犯。
葛元硕护在她身边,帮她打盯着所有路径,几个黑影一路畅通无阻地摸索到龚富旺的房间。
龚富旺摘下假发,挠着光亮的头颅,正准备吃药,突然灯光一闪一闪,龚富旺缩着肩膀,药还来不及吃,眼睛恍惚地看着灯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