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第九特區笔趣-第一九二八章 心理戰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325欧系装甲师,在突然袭击河口失败后,三个坦克团选择了后撤,回到了相对安全的区域内。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第九特區笔趣-第一九二八章 心理戰分享
正面战场,浦系重新整编的57军进场后,内比都地区活跃的两个敌军兵团,就不再进攻,但也没有后撤,只在打下来的防区内活动。
57军为了给浦系后续部队赢得时间,也没有选择反击,而是与敌军开始对峙。
……
数个小时后,第二日一早八点多钟。
五区官媒的战地记者,去了325欧系装甲师的师部,准备采访师长姜汉善。
战地记者团队,在会议室内架上了长枪短炮后,等待了近十分钟后,姜汉善才出现,坐在了采访位上。
主要采访记者是一名男的,他令人给姜汉善装上了收音设备后,才主动问道:“将军,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姜汉善插着手,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话音落,摄影机对准二人,摄影师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男记者面容严肃,无稿问道:“姜汉善将军,您对目前的战争局势怎么看?”
“很显然,我们已经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姜汉善面对着记者侃侃而谈:“海面方向,七区的海军部队,面对上我们在亚M地区拥有的顶级战力舰队,根本不敢正面交战,一直在向后撤,目前已经退至到河口港外围,脱离了我们舰队的打击范围。这说明七区的海军部队,对川府独立第一师是没有信心的,他们不相信这一股杂牌军,能完全防御住河口港。”
男记者做着记录,点了点头:“您继续说。”
“陆地战场,浦系的56军已经全面溃败,他们的基层作战单位,已经不成建制了,被浦系司令部正式撤下了战场。而新被增派上来的57军,以前又发生过大规模叛逃、兵变的状况,这是一只近两年内重新组织起来的作战单位,战力早都不复巅峰。我们装甲师,有信心在三天内,将其击溃。”
“按照您的说法,此次老三角地区的会战,将在近期结束吗?”男记者又问。
“这是必然的。”姜汉善态度极为坚定且强硬地回道:“所谓联军,表面上看声势浩大,但实际上不堪一击。除了在三峰山驻防的顾系西北先遣军以外,其他部队,多以杂牌为主,没有战斗韧性。他们恐惧我们的飞机、坦克、大炮,在我们激烈的进攻下,他们的指挥官,选择的战术也多以游击、防守、拖延时间为主。我不知道八区和川府是怎么培养军官的,但他们的旅级以上军官,在我的部队里,可能都没有资格担任一名连长,他们没有军人必备的勇气!”
“您这样说,是不是有些过于轻敌和藐视敌军兵团呢?”男记者直言问道。
“我没有藐视他们。战争是残酷的,想要赢得尊重,必须在战场上打出优势,打出态度。”姜汉善摇头:“而我目前,没有看到对方的态度。自开战以来,他们就一直在后撤。”
“但据我所知,昨晚您的三个坦克团,在进攻河口地区时,却被一个您口中的杂牌旅给挡住了。双方激战数小时,最终以您的坦克团撤退告终,您又怎么解释这个事情呢?”男记者问的问题非常犀利。
“这只是我们坦克团的试探性进攻,战术目的用于检验对方的防守强度和火力。”姜汉善依旧话语平淡地回道:“后撤不意味着我们失败,它只是战术的一环。而事实上,在昨晚凌晨的进攻当中,敌军121旅战斗减员起码有一千五百人左右。他们的旅长躲在战壕里,只能看着自己的士兵一个一个牺牲、战死,而没有什么办法。而我方坦克团的损失,对兵团来说,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男记者停顿一下,扶了扶眼镜问道:“您觉得您今天的发言,是否有些挑衅的意味呢?”
“我并不这样认为。正常陈述战争局势,让我们的民众对自己的部队有所了解,对自己大区的军事力量有所信心,是每一个军人都应该引以为荣的。”姜汉善话语强硬,看着摄像镜头说道:“在此,我也向敌对军政势利进行劝告。老三角地区的军事争端结果,已经非常明显了。八区顾系的军政势力,正式撤出老三角地区,才是上策。继续打下去,津门港的悲剧,或将在勐罕,河口地区重演。我们的坦克集团,将会摧毁他们的每一寸防区,他们的士兵会在毫无意义的战争中牺牲。最终此战,一定以五区全面胜利而告终!”
……
此次采访的内容,在一个小时后,经过五区最高军政部门的新闻单位批准,在世界范围内的各大区媒体中,被持续公布报道。而姜汉善的发言和军人形象,也遭到了很多欧盟区反战人士的抨击。很多人认为他的发言太过冷血,是一名丧失道德底线的战争狂热分子。
但也有激进党派,对姜汉善进行声援,认为五区的军事强硬态度,才是大区风范。
这些争论,并没有影响到姜汉善,他在接受完采访后,就第一时间调动部队。
中午。
八区顾系司令部的餐厅内,顾泰安在吃饭时,观看了报道,顿时被气的毫无胃口,直接摔了平板电脑。
“他奶奶的!”顾泰安面色涨红地站起身,咬牙切齿地骂道:“打了这么久,能让对方重提津门港事件,前线的所有指挥官,都是干什么吃的?!他们确实连当个连长都没资格!”
室内众将,听到顾泰安的骂声,谁都没有主动接话。
“给我接川府独立第一师,马上!”顾泰安指着通信军官吼着。
两分钟后,电话接通。
“他妈的,你趴在河口港是准备下蛋吗?”顾泰安真是气急眼了,声音颤抖地喝问道:“报道看了吗?”
“看了。”秦禹立即回道:“我刚才也跟顾指挥通过电话,我们认为姜汉善是在有意挑衅,他在引我们反击,以此来打开僵持局面。”
“妈了个B的,他们十几万人,你们也有十几万人啊!都是端枪的,你凭啥让他给唬住?!”顾泰安指着地面吼道:“老子不管他是不是有意挑衅,哪怕他就是在内比都地区埋了上亿吨炸耀,你们今晚六点之前,也要对他们进行反击,把那个什么狗艹的姜汉善脑袋给我拧下来,挂在三峰山上,听懂没?!”
“听懂了。”
“仗不是畏畏缩缩就能打赢的。放手去干,这场仗就是败了,也得给我打出精气神。僵持下去,十年之后,我八区可能有百万陆军,他们一个融合性大区能有吗?”顾泰安瞪着眼珠子吼道:“坚决反击,给我干死那个姜汉善,马上立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