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vzn精彩都市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起點-1152、我們很快又會再見面的看書-auymu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在袁莎莎看来,自己有点弄不明白,毕竟高医生相比于保姆刘英来说,去张姐家的次数要更少。
可要说他是凶手,那作案手法必定刁钻。
但顾晨之前也说过,高医生既然能够给人看病,那在药物方面做手脚,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但问题就在这里,袁莎莎感觉有点笨,愣是不清楚高医生用了哪种手段。
顾晨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直接说明清楚,而是瞥了眼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卢薇薇,问道:“卢师姐知道吗?”
“如果凶手真是高医生,那我觉得,问题应该出在他每次给张姐看病的手法上,那微量毒素必然是有接触到张姐,比如……”
“比如什么?”顾晨继续追问。
卢薇薇淡淡一笑:“比如他每次过来,给张姐测量体温,而他使用的体温计,是口含体温计。”
“那么如果是这样,他会不会在口含体温计上下毒呢?”
“咳咳!”卢薇薇话音刚落,王警官就吓得咳嗽两声。
要知道,就在不久前,张姐家的别墅里,高医生还模拟了一场给张姐看病。
而王警官就有口含体温计。
现在听卢薇薇一说,王警官顿时像干呕。
都市之纨绔天才 九月阳光
“卢薇薇,你是说高医生或许是在口韩剧体温计上下毒?”王警官问。
“对呀,不然他每周去一次,又不在药物里下毒,那他会怎么做?肯定是另有手法。”
“但是要有规律性的接触张姐,必然就是体温计,而且是口含体温计,我现在非常怀疑,那体温计上就含有微量毒素。”
“咳咳,别说了。”王警官吓得不轻,赶紧取出自己随身携带的警用水壶,猛的给自己倒上一口水。
在漱口之后,又将口中茶水吐在窗外。
顾晨嗤笑一声,也是安慰着说道:“王师兄,你放心好了,他高医生就算再愚蠢,也绝不会把带有微量毒素的口含体温计给你测体温。”
“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啊,我当时躺在凯天壹号府里的客厅沙发上,享受着高医生的推拿和按摩,一时间忘记嘴里还叼着体温计,就这么一直含在嘴里很久时间。”
“现在想想,我口里还有一股怪味呢。”
“可能是你口臭吧?”卢薇薇说。
“你才口臭,你全家都口臭。”王警官心情郁闷,也是不由分说道。
卢薇薇眸子一瞪:“骂人不带家人的好吗?再说你平时本来就有口臭,你自己不觉得罢了。”
闻言卢薇薇说辞,王警官赶紧将手放在嘴边,不停哈气做实验。
“好了老王,跟你开玩笑呢。”感觉老王同志还当真了,卢薇薇也是有些无语。
王警官嘿嘿一笑:“你还别说,还真是够臭的。”
“哈哈哈!”车内一阵哄笑。
此时此刻,何俊超那头也发来信息,表示一切尽在掌握中。
卢薇薇这才告知顾晨:“何俊超那边已经上线了,这里有他盯着。”
顾晨瞥了眼车窗外不远处几处监控摄像头,这才说道:“我们现在去市局技术科,把这些残屑,拿去实验室做实验对比,看看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那还等什么?赶紧开车吧。”王警官说。
顾晨顿时快速挂挡。
车轮在原地快速旋转几圈后,摩擦出一阵白烟,随后车身晃动片刻,迅速朝着市局技术科快速开去。
……
……
来到市局技术科,顾晨直接将从高医生家中搜集过来的碎屑样品,放在高川枫的检测平台上。
穿着白大褂,坐在木椅上的高川枫表情一呆,弱弱的问:“这些是什么东西?”
“搜集过来的可疑物品,帮我在这里检测一下,要快。”顾晨说。
何俊超看着大大小小的取证袋,又道:“这么多?怎么快的起来?”
“那就先检测这个。”怕死的王警官,直接将垃圾桶内提取的那支口含体温计交给高川枫,道:“你赶紧检测,我需要尽快知道结果。”
犹豫没有将之前高医生给自己检测体温的那支口含温度计带回,因此王警官有些后怕。
毕竟被卢薇薇这么一说,感觉自己就跟真的中毒一样。
比如肚子还没到饭点就开始咕咕乱叫,平时肯定不是这样的。
也是见王警官表情复杂,不明情况的高川枫顿时一呆,目光请示的看向顾晨。
顾晨默默点头:“你就听王师兄的,先检测口含体温计吧,其他的先放一放。”
“得嘞!”有顾晨这句话,高川枫也好有个工作方向。
毕竟顾晨这次带来的检测样品种类繁多,还真不好一个个做检测。
既然大家要求先检测口含体温计,高川枫当然没意见,直接接过取证袋,走向自己的检测平台。
顾晨左右看看,随便找了个地方先坐下。
卢薇薇和袁莎莎也都分别坐在顾晨的两侧。
而此时,只有王警官双手负背,垫着脚,一直站在高川枫身后,像个在公园看人下棋的老头儿。
看到王警官滑稽的模样,卢薇薇忍不住憋笑出声。
“这老王,还真是杞人忧天啊?之前享受推拿和按摩的时候,怎么就没见他这么忧愁过。”
“所以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之前在沙发上享受SPA,现在需要付出一些小小的代价。”袁莎莎捏了捏手指,比划着说。
顾晨倒是不担心。
毕竟高医生就算再愚蠢,也不会做出这种傻事来。
于是顾晨闭目养神,静静的等待,等待高川枫搞出结果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时间,王警官没精打采的走上前。
顾晨感受到身边的气息,于是睁开双眼,问王警官:“王师兄,检测结果如何?”
“还真被你小子说中了。”王警官一脸纳闷,也是不由分说道:“高川枫在口含体温计上,检测到跟张姐体内一样的微量毒素。”
“真的?”闻言王警官说辞,顾晨直接坐直身体。
此时此刻,高川枫也拿着检测报告走了过来,直接道:“顾晨,你送来的样品我已经检测过,的确跟死者张姐体内的微量毒素相匹配。”
“而且这种微量毒素,含量并不高,单次接触,对身体造成不了太大问题。”
“但是如果每周接触一次,而且都是嘴唇接触,那么微量毒素积累到一定程度,是会直接导致死亡的发生。”
“这个高医生,还真是够狡猾的。”闻言高川枫说辞,顾晨不由摇了摇头:“作为一名医生,本该救死扶伤,可这个高医生却用自己所掌握的技能害人。”
“可他为什么要毒死张姐呢?”卢薇薇百思不得其解。
顾晨摇了摇头:“这个我暂时不清楚,毕竟这个高医生,给张姐和她张福娟做家庭医生也有四五年时间,不可能今年才想到还害死张姐,背后一定还有猫腻。”
“那会不会跟张姐家的财产有关?”袁莎莎抛出疑问,又道:“毕竟你们想啊,张姐丈夫何先生,意外死亡后,留下那么多财产。”
“而何先生只有一个女儿,那就是何粥,而且张姐没有子女,这就等于确定,何粥将可以继承实际上的所有财产。”
“可你让一个不良少女,还是众人口中所说的那个私生女,突然获得一大笔遗产,这让那些跟何家关系紧密的人能甘心吗?”
“对呀。”卢薇薇点头嗯道:“我觉得那个保姆刘英就很不甘心,毕竟她照顾张姐好几年,跟她就像亲人一样。”
“可现在张姐突然暴毙,留下一大堆财产没处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那就是何粥全部继承。”
“这让一向是站在张姐立场上的刘英怎么想?她能甘心吗?反正我是没感觉到。”
“你们说的都有道理。”顾晨默默点头,也是不由分说道:“所以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将那个高医生带回芙蓉分局。”
“这个我来处理,交给丁亮跟黄尊龙他们,我知道他们今天在外巡逻。”卢薇薇掏出手机,开始将高医生的照片和基本信息发给丁亮,随后跟丁亮用语音说明情况。
完成所有操作后,顾晨也带着高川枫的检测报告,和大家一起赶回芙蓉分局。
……
……
上午11点。
芙蓉分局办公室。
一号审讯室内。
高医生坐在冰冷的审讯椅上,目光呆滞的看向门口。
片刻之后,只听见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顾晨,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先后走进了审讯室。
见到刚分开不就的高医生,顾晨也是调侃着道:“高医生,我说什么来着?我们很快又会再见面的。”
“顾警官,你……你这是唱得哪一出啊?”高医生脸色惨白,双腿还在微微颤抖。
这些都被顾晨看在眼里……
瞥了眼已经调试好摄像机的袁莎莎,顾晨这才坐下,问高医生:“姓名,年龄,身份证号码。”
“高……高文博,31岁,身份证号码是……”
根据顾晨的意思,高文博将自己的身份信息价告知给顾晨。
顾晨做好登记之后,抬头问道:“为什么要害张姐?”
“什……什么?”闻言顾晨说辞,高文博装作没听明白。
卢薇薇则大声复述:“为什么还害张姐?你可是张姐的家庭保健医生,你这么做的目的究竟为什么?”
“我……我没有啊?我为什么要害张姐?为什么要害我的病人?”
高文博似乎一脸委屈,极力为自己辩解。
顾晨冷哼一声,将桌上的检测报告拿起一甩:“这是市局技术科,刚刚检测出来的结果,你想知道吗?”
“我……我能知道吗?”高文博弱弱的说。
顾晨又道:“根据我们技术科的同事,检测结果如下,我们在对张姐尸体解剖时发现,张姐体内存在大量的微量毒素。”
“而张姐的死,也正是因为这些微量毒素侵入体内后,积累到一定程度,才因此造成张姐的中毒身亡。”
见高文博低头不语,顾晨又道:“你作为张姐的家庭保健医生,竟然没有检测出来,我看这就是一个笑话。”
“以你专业的程度,怎么会发现不了?而且你每周还会给她做体检。”
“冤……冤枉啊。”被顾晨这么一说,高文博顿时秒怂,赶紧替自己辩解道:“实际上,我也就是个半吊子郎中,要说我治病水平有多好?那也不是。”
“小病我可要帮忙解决,可大病我也没办法,还能劝他们去医院。”
“而我之所以能够成为如此多顾客的家庭保健医生,还是因为我的推拿和按摩手法比较好,大家看重的都是这个,所以我没看出张姐中毒,也情有可原啊。”
“胡说。”见高文博不见棺材不掉泪,王警官也是没好气道:“那你丢弃在垃圾桶内的口含体温计又怎么说?”
“我们在口含体温计上,找到了跟张姐体内相同的毒素物质。”
“可以说,张姐正是因为长期接触这种毒素物质,才最终导致中毒身亡,而且你还在家里做实验,这些恰恰说明,这种毒素物质,一直都是你在家调试。”
“我……”
被王警官这么一说,高文博确实无力反驳,整个人欲言又止,不知该如何应对。
顾晨见此情况,又问:“你跟张姐有仇?”
“没……没有。”高文博摇头。
“既然没有,为何要害她?”顾晨说。
高文博低下脑袋,不敢做声。
而顾晨的询问却并没有结束,又道:“你作为一名医生,不思救死扶伤,却在这里下毒害人,你还真是个‘好医生’啊?我看你的心像毒蝎一样。”
“警察同志,你别再说了。”知道自己难逃其咎,高文博也是叹息一声,后悔莫及就道:“我……我就是想多赚点钱,才会财迷心窍,做出这种违背天理的事情。”
“我知道,我该死,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真是够该死的。”
“你些别把‘死’放在嘴边,你倒是说说看,为什么要这样做?”
顾晨右手转笔,沉思几秒后,又道:“而且你刚才提到说,你是财迷心窍,难道你背后有金主?”
“嗯。”高文博默默点头,也是后悔不已道:“没错,我的背后的确有金主,我是为金主卖命的。”
“是谁?”王警官眉头一挑,身体前倾问。
“何粥。”高文博说。
“何粥?!”
也就在高文博话音刚落之际,在场所有人不由一愣。
“一个不到20岁的女子,竟然是你背后的金主?”顾晨不敢相信,不干净相信那个跟自己畅聊悲惨童年的何粥,竟然是害死自己养母的幕后黑手?
抬头盯住高文博,顾晨又问:“你确定是何粥让你这么干的?”
“确定。”高文博狠狠点头。
“所以你是为钱才这样干的?”袁莎莎说。
高文博继续点头:“没错,我就是为了钱才这样干的,她给了我一个难以拒绝的数字。”
“可是……”卢薇薇犹豫了一下,又道:“可是何粥身上并没有钱,她的那部分遗产,还在张姐手里保管着。”
“不不,她有,张姐一死,所有财产不多是她的吗?”高文博抬头说,眼神中似乎还充满着对金钱的向往。
“所以这话,是何粥跟你这样说的?”顾晨问。
高文博默默点头:“没错,是何粥跟我这么说的,毕竟何家的遗产,最终还是会到何粥手里,这是事实。”
“毕竟张姐没有亲生子女,虽然她讨厌何粥,讨厌这个丈夫生前跟其他女人生的孩子,但是,何粥再怎么说,都是何先生的亲生骨肉。”
唐太宗
“可何粥一旦继承遗产,她将变得非常富裕。”
“所以这就是你答应何粥下毒害死张姐的理由?”卢薇薇问。
在卢薇薇看来,一个不到20岁的社会女子,竟然会做出如此狠毒的事情来,这让人知道真相之后,反而感觉非常惋惜。
要知道,卢薇薇也是在张姐的房间内,看到过关于何粥之前的照片。
曾经那个天真无邪的少女,如今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无拘无束的社会人。
神殿天玄 永恒之巅
这令卢薇薇很惋惜,至少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何粥并不应该是这样。
而就在此时,顾晨又问:“那何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让你做出这种事情来?”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就是……”抬头看着顾晨,以及顾晨身边的三名警察,高文博叹息一声道:“就是4个几月前,之前何粥还问过我,什么毒药可以在世面上买到?我告诉她老鼠药。”
“可后来才发现,何粥这丫头,竟然在张姐要喝的排骨汤里放老鼠药。”
说道这里,高文博也是无奈摇头:“从那时候开始,何粥下毒失败,这是她第一次尝试干掉自己的养母,只是做法简单粗暴,毫不顾忌后果。”
“但这样的结果,显然并不会让何粥满意,她也因此为自己的鲁莽付出了代价。”
“她被赶出了家门,从此之后,没有张姐的允许,她不准踏入家门半步。”
“而且张姐牢牢掌控着原本属于何粥的遗产,这让何粥一时间没了生活来源,为了生存,她只能跟那些社会青年混在一起。”
顿了顿,高文博又道:“何粥曾亲口告诉我,她讨厌养母,是养母亲手把自己的大好前程给毁了,现在又将自己扫地出门,从此成为一个整天日子的社会人。”
“所以她恨啊,但她却没有机会再下手,所以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她突然出现在我家小区,并且拦住了我的去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