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0rcd超棒的玄幻小說 古玩之先聲奪人 起點-第三百一十七章 跟蹤相伴-h0qlw

古玩之先聲奪人
小說推薦古玩之先聲奪人
大家纷纷拿出放大镜观察,果然釉面气泡的表现舒朗沉静,晶莹透明,跟赵琦所说的永乐时期的特征一致。
邪性首席别爱我
“看来我没有认错!”赵琦嘿嘿一笑,非常高兴。
“你之前没有细看吗?”王轻燕有些讶然。
赵琦笑着说:“我见这些瓷片有可能是永乐红釉,哪里敢拿出放大镜仔细观察,别到时被大头怀疑,他不卖给我。反正不过是五千块钱,哪怕错了,也亏不了多少。”
钱为兴连连点头:“是啊,现在的人多精啊,被看出一点异样,就别想捡漏啦。”
王轻燕冷哼一声:“你看看你,为了捡漏,脑袋都削尖了,还尔虞我诈,搞得像小偷似的,这个市场早晚有被法律规范的一天。”
钱为兴呵呵笑道:“这可不是你我说了算,现在古玩这行的规矩就是这样,大家都这么做,就你反着干,鹤立鸡群,早晚被其他从业者给排除在圈子内,所以说,要改变也不是咱们这样的小人物能改变的了的。
况且,我到希望古玩买卖能够规范一些,省得我们买东西还整天提心吊胆,买到假货就能直接退货,还能假一赔三,到时我做职业打假人,肯定能发财!”
薄涼宮婢深宮劫:壹絲恩寵
王轻燕瞪了钱为兴一眼:“就你歪理多!”
限量版:惡魔男友太腹黑!
钱为兴说:“我这可不是歪理,是事实,不信你问问他俩,是不是这样。”
赵琦和周大炮都笑了笑,他们可不会涉足夫妻之间的拌嘴。
不过赵琦觉得,王轻燕这样的想法确实还有些不成熟。
黑心少主 朱映徽
在古玩交易中,能否购得真品,全凭买家的鉴赏能力。一旦交易完成,当事人事后经鉴定或其他途径发现真正的利益与风险并不符合其当初的预期,也不能以重大误解或显失公平为由要求解除买卖。
否则,古玩作为一种蕴含高度不确定性的特殊商品,交易本身的稳定性和安全性就难以保证。
言归正传,接下来,赵琦又讲了一些关于判断是否是永乐瓷器的技巧,又在瓷片上一一指出,使得大家相信了确实是永乐真品。
所知的永乐红釉只有四件类似流传下来,赵琦的这件当然弥足珍贵,但它现在是一堆瓷片,这让钱为兴他们都觉得万分可惜,好在瓷片没有缺失,还可以修复。
总的来说,赵琦捡了一个大漏,他心想,这或许就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
由于修复嘉靖五彩的时间比较紧张,接下来几天,赵琦一直在家忙于修复,到了出发那天,他和父母一起带着女儿前往泸上,并在庆成文的陪同下,去医院入住见了那位主刀专家。
专家对小乖的情况进行了仔细地诊断,笑着对赵琦一家说,小乖的情况非常好,可以马上就进行手术,手术的成功率很高,让他们放心。
见专家这么说,赵琦一家都非常开心,就盼着尽快完成手术,小乖能够早日康复了。
手术很快就进行了,女儿进手术室之后,赵琦就一直胡思乱想,一会担心手术中间发生突发情况,一会又担心前世的一幕又再次发生,一直都心神不宁。
数个小时后,手术结束,一切都如意料之中的完美,看着女儿平静的呼吸,赵琦眼含热泪,他终于可以看到女儿健康快乐的成长了!
等到傍晚时分,见女儿终于苏醒,赵琦终于放下心来。
跟父母说了一声,赵琦准备去见庆成文,他想要感谢一下那位专家,想问问庆成文怎么合适。
从医院出来,赵琦上了一辆出租车,前往刚刚跟庆成文约好的地方,出租车出发了没一会,他隐隐觉得不对劲,回头朝车外看了看,就看到一辆蓝色的轿车跟在出租车的后面,他如果没有记错,这辆车之前在医院门口。
“难道是跟踪我的?”
赵琦心生警惕,不过他并没有对出租车司机说什么,又行驶了一段时间,他又注意到车后,发现那辆车还跟在他的身后,看样子他确实没有猜错。
指尖浮生
出租车到了目的地,赵琦不动声色地下了车,他要试一试,跟踪他的人是谁,于是就没有朝庆成文约的地方走。
他走到一条人行横道前,拿出手机假装观看,没一会,他觉得身后来人了,他假装自然地向身后一看,发现是一个瘦高个儿。
赵琦觉得这人太显眼了,应该不是此人,此时绿灯亮了,他突然间一个转身,没有过马路,而是顺着路继续向前走,同时他偷偷观察着身后,看看到底有谁在跟踪他。果然那个瘦高个儿像他猜测的那样,过了马路,但同样,他也没有发现到底是谁在跟踪他。
此刻正值晚高峰,街上的行人比较多,这对他是比较有利的,接下来,他就假装自然的过着一条条马路,终于被他发现了一个五官非常大众,扔人堆里都找不出来的人,有着重大的嫌疑。
茅山天師黑巖
赵琦之所以怀疑他,主要是他发现这个人换了两身着装,不过对方没想到,他的记忆力太好,这种小伎俩对他无用。
经过几番试探,赵琦确定下来,就是那个人,他扫视四周,发现前面不远处是一家大型书店,他大步走了过去,进入了有书店,随即通过左侧的楼梯上了楼。
上了二楼之后,赵琦偷偷在楼梯口观察着,没一会就注意到,跟踪他的那个人也进来了,他环顾四周,没有看到赵琦,便面带笑容,客气地向服务员打听。
界衛之末世 耘難
赵琦见此,连忙上到四楼,而后假装内急的样子,快步向卫生间走去,前世他来过这家书店,知道卫生间的旁边有紧急通道可以下楼。
通往卫生间和紧急通道的门口安装着防盗门禁,因此并不担心有人通过这里偷书,他走到尽头,就是紧急通道,推了推门,有些地方为了各种各样的原因,把应急通道给锁起来,其实这是不合规的,好在这里没有锁,让赵琦避免了麻烦。
下了楼,赵琦通过书店后面狭窄的街道,重新进入了人头攒动的大街,这让他稍稍安下心来,连忙给庞固打了电话,告知有人跟踪。
庞固听了之后就问,对方长什么样子,赵琦告诉他是大众脸,并描述了对方的模样。
庞固笑了起来,先是表扬了赵琦的谨慎,而后告诉赵琦,其实就是上回他在电话里说的,派出的保护人员,让赵琦不用担心。
赵琦得知是虚惊一场,顿时也觉得有些好笑,不过再一想,这种事情可马虎不得,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随后,庞固又告诉赵琦了一个消息,那杀手的目标有可能不是他,而是李家洛。
赵琦一开始愣了愣,很快就想通了,很有可能是李家洛上次去江州调查,破坏了祭窑仪式,让小董恼羞成怒,才决定干掉李家洛。
赵琦向庞固说了自己的猜测,庞固也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小,但同时也表示,这只是一种可能,让赵琦不要放松警惕,赵琦也深以为然。
转了一大圈,赵琦耽搁了不少时间,连忙向目的地走去,途中他接到了庆成文的来电,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
片刻后,赵琦走进一个包间,发现包间里除了庆成文之外,还有一个衣冠楚楚的中年人在,到了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
庆成文起身给赵琦介绍:“小琦,这位是我的朋友彭楚金彭总,他有件事情想要麻烦你。”
彭楚金看到赵琦,感慨其年轻,跟赵琦握了握手:“赵老师,久仰大名,冒昧前来,还请你不要在意!”
赵琦笑着客气了一番。
大家入座,赵琦便问彭楚金有什么需要他做的,就见彭楚金拿出了一只锦盒,在锦盒里面是一只青花龙纹大盘。
彭楚金介绍道:“这只青花龙纹大盘我买下来是准备送给一位长辈的,买回来之后,我请了好几位专家鉴定,但大家的分歧比较大,我没办法,正好从庆总口中得知你现在在沪上,只能厚颜来请教你了。”
赵琦笑了笑,接着便把目光投向锦盒内,之后又拿起打量了片刻。
“赵老师,怎么样?”彭楚金稍有些紧张地问道。
赵琦说:“虽说它的款识是永乐时期的,但我认为它应该是明晚期的仿作。首先一点,这上面的是游龙,这肯定是不对的。”
“游龙?”彭楚金皱了皱眉头。
赵琦点了点头:“永乐、宣德时的龙纹,改变了前朝那种身细头小的幼稚龙形态,变得形体粗壮肥大,威武凶猛,形象高大,龙首比元代变大,上下颚较长,下颚比下颚长而高高突起,有张口和闭口之分。
其中张口的伸舌,闭嘴的上唇似如意状,鼻的两侧有对称的长马头,下颚多有两束或三束的疏须,头毛是一束束的疏毛,前期较少后期的发多。发曲而向上冲,有怒发冲冠之势,显得很有神威。
帶上主神遊洪荒 悟空媽媽桑
龙爪有三、四、五趾之分,趾甲成三角形,略微内弯,显得锋利刚劲。人们称明代的龙爪为鹰爪。这时的龙纹,周围衬托以海涛、缠枝花、火焰、朵云等。这时的朵云与元代完全不一样。元代的是一头一尾,而永宣时是一头三尾或四尾;元代的云尾显得瘦而长,永宣时的云尾显得肥而短。
我的叔叔是男神
这之后的明中期和明晚期,龙纹都有所变化,总体来说,一代不如一代,明晚期就是我刚才说的游龙。所以,我认为从龙纹的判断,它的制作时间应该不早于明晚期。”
之后,赵琦从胎釉等方面,做了一番讲解,证明了他的判断。